据外媒报道,如果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 2011 年席卷世界,每个人可能都会使用 Skype 通过视频和语音通话保持联系。然而,在疫情不断蔓延的今天,由于消费者正在寻找 Skype 替代品,Zoom 和 Houseparty 等竞争对手在 2020 年迎来了爆炸性的增长时刻。最近几周,我们看到世界各地的人们躲在家里,在 Zoom 上参加各地举办的虚拟瑜伽课,和朋友隔着屏幕喝啤酒,甚至在线上课。这是数十年难遇、独一无二的情况,在很大程度上突显了微软收购 Skype 后遭遇的困境。
 
  微软最初在 2011 年斥资 85 亿美元收购了 Skype。Zoom 和 Snapchat 也在这一年成立,同时苹果发布了 iPhone 4。当时 Skype 有超过 1 亿活跃用户,其中 800 万用户付费使用这项服务,通过互联网协议语音(VoIP)拨打和接听电话。Skype 实际上是消费者在互联网上相互交谈的主要方式。早在 2011 年,视频通话占所有 Skype 使用量的 40%。
 
  Skype 已经变得如此之大,以至于在 2011 年,《洋葱报》曾开玩笑地说,“Skype”应该被添加到字典中成为专有词汇。三年后,这个词被添加到了牛津英语大词典中,突显出这项服务已经变得多么受欢迎。但微软在早期面临着许多巨大的挑战,要将 Skype 转变为有利可图的业务,并保持与消费者的相关性并不容易。
 
  微软对 Skype 的收购正值 WhatsApp、Messenger、Snapchat 和微信等聊天应用开始蓄势待发,挑战 Skype 的主导地位之际。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微软选择放弃自己广受欢迎的 Windows Live Messenger 服务,转而使用 Skype,试图抵御来自多方的竞争。
 
  不过,微软在早期有一个大问题需要解决。该公司收购了一项基于点对点(P2P)技术的服务,这降低了它在移动设备上的效率。这就是微软 Skype 的很多问题开始出现的地方。早在 2013 年,微软就将 Skype 从这些 P2P 网络过渡到云服务器上,以利用 Windows Phone 上的 Skype 集成,并从整体上改进其移动应用程序。
 
  早在 2013 年,Skype 也成为 Windows 8.1 的默认通讯应用,甚至在同年作为微软为 Xbox One 平台推出的 Kinect 的捆绑应用发布。2013 年,Skype 还作为 Outlook.com 的一部分出现在网络上。所有这一切都是由微软从 Skype 的传统 P2P 网络转型而来,但这个过程显得混乱不堪。
 
  这一过渡持续了数年,导致电话、消息和通知在多个设备上重复。Skype 变得不那么可靠了,而此时竞争对手仍在继续提供可靠的替代方案,这些方案包含了跨设备实际工作和同步消息的功能。微软没有迅速解决根本问题,而是花了数年时间试图重新设计 Skype。这导致产品变得更不可靠,用户体验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改变,进而产生致命副作用。
 
  早在 2016 年,就曾有分析人士认为,微软需要修复 Skype,而不是添加无用的表情符号,推出和放弃其 Qik 视频通讯应用。不过,微软并没有真正听进去。该公司在 2017 年通过 Skype 走上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设计将这款应用程序变成了看起来像 Snapchat 的东西。不出所料,人们对这个设计不满意,微软被迫取消了类似 Snapchat 的功能,并在一年后再次重新设计了 Skype。
 
  在此期间,微软还将 Skype for Business 作为其 Lync (Office Communicator)企业即时消息软件的替代品。在 2016 年微软办公协作软件 Teams 推出之前,Skype 看起来将推动微软聊天服务在消费者和企业中赢得未来。近年来,Teams 迅速成为微软聊天和交流的焦点。该公司一直在积极推动企业采用 Teams,而此时像 Slake 这样的竞争对手正试图赢得大企业的支持。
 
  微软 Teams 也不再只面向企业。就在本周,微软推出了个人版 Teams。这是推动微软 365 向家庭和消费者订阅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微软正试图说服消费者,Teams 可以用来在群聊或视频通话中与朋友和家人联系,并在一个地点共享待办事项列表、照片和其他内容。微软认为,那些计划与朋友一起旅行或组织读书俱乐部和社交聚会的人会对 Teams 感兴趣。
 
  不过,近几年来,构建 Teams 的努力已经把 Skype 从聚光灯下移开了。微软利用 Skype 拥有的底层技术,为 Teams 中的视频和语音通话提供动力,同时改写了该公司通过 Skype 的 Messenger 过渡努力解决的聊天和消息体验。
 
  所有这一切现在都促使微软支持 Teams,即使是对消费者来说也是如此。Skype 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消失,但它不再是微软的关注点。微软发言人在声明中说:“目前,对于喜欢 Skype 并想要使用其基本聊天和视频通话功能的客户来说,Skype 仍将是个很好的选择。不过,有了微软 Teams 移动应用程序的新功能,我们致力于将 Teams 打造为集聊天、视频通话、[以及]分配和共享任务、存储重要数据并与群组共享、与家人和朋友共享位置等诸多功能于一体的工作和生活枢纽,而 Skype 主要是个聊天和视频通话应用程序平台。”
 
  微软在 2015 年表示,Skype 拥有 3 亿月活跃用户。在随后的动荡时期,该公司没有更新这些数据。我们仍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使用 Skype,但微软本周确实提供了些提示。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微软透露 Skype 有 2 亿人使用,这是基于六个月的活跃用户数量,而不是每月活跃用户数量得出的。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使用 Skype 的用户增加到每天 4000 万人,环比增长 70%。这表明,在需求增加之前,每天约有 2300 万人使用 Skype。
 
  微软拒绝提供 Skype 月活跃用户数量的数据,这很可能是因为该公司不想与竞争对手或之前在 2015 年披露的 3 亿用户进行任何明显的比较,当时这项服务仍在增长。每天 4000 万用户仍然是个很大的数字,即使 WhatsApp 等聊天应用程序的用户已经超过 20 亿,Telegram 的月活跃用户也超过 2 亿。
 
  真正的问题是,在这场持续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Zoom、Houseparty 甚至谷歌的 Hangout 等竞争对手为何能突然崛起?Houseparty 和 Zoom 在英国和美国都出现了爆炸性增长。目前,Zoom 在美国苹果应用商店排行榜上位居榜首,在英国苹果应用商店排行榜上位居第二。Houseparty 在英国位居榜首,在美国位居第三。Skype 在美国排名第 75 位,在英国排名第 15 位。不过,微软并没有在这方面完全失利,该公司的 Teams 移动应用程序在美国排名第七,在英国排名第六。
 
 
  Zoom 发言人在声明中说:“Zoom 不会分享任何关于用户、使用量、注册人数或客户总数的数字。”所以,现在不可能知道 Zoom 用户的真实数量。有些估计表明,在消费者和企业大量转向这项服务之前,Zoom 上个月的月度活跃用户接近 1300 万。
 
  消费者蜂拥到 Zoom 和 Houseparty 的众多原因之一是,它们易于使用。Zoom 用户不需要帐户,最长可免费使用 40 分钟,人们只需一个简单的链接或代码即可加入会议。Skype 提供了一种无需注册或下载即可创建视频会议的方式,但人们甚至可能不知道此功能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Zoom 简单的应用程序方式赢得了人们的支持。
 
  这种易用性导致了人们对 Zoom 隐私的批评,以及“Zoom 轰炸”现象,即一个不速之客使用 Zoom 的屏幕共享功能来播放令人震惊的视频。Houseparty 同样易于使用,但它面临着遭到黑客攻击的传言,该公司正在竭力否认这些传言。Houseparty 表示,它正在“调查最近的黑客谣言是通过付费商业诽谤活动传播的,目的是伤害 HouseParty。”该公司甚至提出向“第一个提供此类活动证据的个人”支付 100 万美元奖金。
 
  即使 Zoom 和 Houseparty 不会提供实际的用户数量,但从人们使用这些服务的众多故事和轶事证据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它们正呈现爆炸式增长。应用分析平台 App Annie 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出于不同的原因,Houseparty、谷歌 Hangout、微软 Teams 和 Zoom 都出现了惊人的增长。Skype 仍在广播商和世界各地使用,但许多人正在转向其他应用进行视频通话。
 
  Skype 错过这一关键思想共享时刻有很多原因,但微软在 Skype 的可靠性和用户界面方面的失误肯定是罪魁祸首。使用 Skype for Windows 时,这一点最能突出展示出来。多年来,微软始终在为选择触控友好型(Universal Windows Platform)还是传统的桌面 Skype 而苦苦挣扎,现在,微软正在改变其 Skype for Windows 的计划。
 
  Skype 将很快迁移到 Electron 的移动应用中,而不是 Universal Windows Platform,它现在的行为更像是传统的桌面应用程序。Skype 发言人表示:“对于 Universal Windows Platform 应用程序的用户来说,这是一次后台升级,我们会迁移人们的凭证,类似于在移动设备上更新应用程序时发生的事情。客户将看到相同的 Skype 用户界面,但他们可能会看到不同的功能,因为 Electron 的功能比 Universal Windows Platform 多。”
 
  微软采取的最新举措,加上对 Teams 的关注,是 Skype 最终将走向何方的早期迹象。几年前,微软并不害怕抛弃 1 亿使用 Windows Live Messenger 的用户,如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该公司试图将 Skype 用户推向 Teams,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正如微软所说:“目前,Skype 仍将是喜爱它并想要使用其基本聊天和视频通话功能的客户的不错选择。”这份声明中的“目前”部分是个明显的迹象,表明微软未来的重点将是 Teams,而不是 Sk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