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前,乔布斯提出了一个问题——在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中间是否存在一个中间地带?
 
  对这个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是第一代 iPad
 
  10 年后, 最新一代 iPad pro 喊出了下一台电脑,不一定是电脑口号,不再坚持自己的中间道路。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接近 5 年的 iPad 销量停滞不前。自 2015 年以来,由于功能单一,主要被用于视频播放,iPad 的销量就停止了增长,基本在年销量在 4000 到 5000 万台之间震荡,甚至一度出现了衰退。
 
  iPad 10 年间,占苹果营收不断降低
 
  苹果需要一个新品类,来释放自己无处安放的新硬件,提振自己的销量,于是,一个被苹果定位为办公神器的 iPad pro 诞生了。
 
  Part 1. 苹果的三重加码
 
  为了能让 iPad pro 完成变身,苹果从硬件、软件、外部设备三个方面,不断提升对 iPad pro 的支持度。
 
  首先是硬件本身的升级:
 
  本来 iPad 的芯片都是遵循落后 iPhone 一代的原则,俨然是一个芯片库存处理器的角色
 
  但 iPad pro 却规格很高,甚至用上了同代手机芯片加强版
 
  这也让 iPad pro 的运算能力直接超过了同代的笔记本,事实上,2 年前的 iPad pro 的芯片跑分,无论是单核还是多核,都是吊打了今年的 Macbook Air。
 
  屏幕尺寸上,苹果的升级也毫不吝啬, 最大的 iPad pro 足足有 12.9 寸, 面子里子上都能对标笔记本。
 
  最新一代的 iPad pro 上,苹果更是配上了广角镜+激光雷达,连拍照功能都不逊色旗舰机,待遇给的非常足。
 
  另外一步,则是在系统层面不留余力的往多任务、PC 操作系统学习。
 
  在 2015 年的更新中,苹果加入了分屏功能,可以同时打开两个应用。
 
  在 2016 年,又加入了和电脑一样的文件管理系统,开始把电脑上的文件夹体系迁移过来。
 
  在 2020 年,苹果终于放下了矜持,把鼠标加入了 iPad, 至此,一个迷你版的电脑操作系统在 iPad 上成型。
 
  最后的一点,则是外接设备的逐步丰富。
 
  外设一方面以 Type-C 接口,取代了 Lightning 接口,这意味着 iPad 开始可以接入鼠标、U盘、屏幕等通用的外设。
 
  有了 Type-C 接口,iPad 可以轻松外接其他设备
 
  苹果自身外部设备升级,也不容忽视。今年的新出妙控键盘,便增加了触控板,让 iPad Pro 摇身一变成为一台完全体的电脑。
 
  新版的键盘,添加了触控板
 
  apple pencil 也是苹果设计的经典之作,极低的延迟和灵敏的压感触控在 iPad 上模拟出了一只真实的笔,给了 iPad Pro 比电脑还多的输入选择。
 
  硬件、系统、外设、苹果接连打出了几发重炮,但效果如何呢?
 
  Part 2. 生态不行,硬件白做
 
  就实际效果而言,网友评论的好: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
 
  任你芯片跑的再快,iPad 的上你办公,却还是卡在了软件生态上。
 
  简单的说就是:需要的专业软件不能用,能用的软件都是阉割版。
 
  像专业的软件,比如工程中开发中常用的博途、LabVIEW,基本上就没有 iPad 版本。这个倒也可以理解,没有用户想用手指戳屏幕来完成复杂操作,更何况 PC 专业版移植到 iPad 上需要做底层代码移植,费用也很高,如果市场不大开发者也没有太多动力。
 
  除去专业软件,目标群体比较广泛的 office 办工套件和视频剪辑软件,功能则是再三阉割。
 
  比如,Office 套件,在 iPad 上做 ppt 不能修改字间距、不能设置渐变背景。视频剪辑,视频渲染在 A12Z 处理器加持下虽然很快,但是电脑上可做的特效,iPad 版基本不能实现。
 
  缺少了第三方专业软件的支持,iPad 再多的软硬件升级都失去了意义。
 
  软件生态一向是苹果的骄傲,那为什么到了 iPad pro 这儿,软件却拖了后腿?
 
  这说白了,还是因为苹果对 iPad 定位摇摆不定酿成的。
 
  一方面,iPad OS 脱胎于手机上的 iOS,本身是为简便易用而生,对于多任务、文件夹之类让屏幕变得繁琐的设定的反感,几乎是刻在设计的基因中的,这会让上面的开发者都尽量避免加入太多的按钮、多层级选项、工具栏窗口。
 
  另一方面,苹果却在模仿 surface,不断的把电脑的功能往 iPad 上堆积,让 iPad 的软件日渐臃肿。
 
  究竟是该就繁、还是就简,开发者看不到答案,这种混乱中,最后诞生的必然就是打着移动版旗号的阉割版,关键时刻不顶用。
 
  那么逻辑也很清楚了,苹果一日不把自己立场摆清楚,iPad pro 就要一日在摇摆道路中继续尴尬。
 
  Part 3. 尾声
 
  虽然 iPad pro 还在如同海草一般摇摆不定,但依然还是取得了一定战果。
 
  虽然在整个轻薄办公本领域里,iPad pro 年均 450 到 600 万的销量只能归类为“其它“,不过与同类型的办公向的平板电脑(如 matepad、surface)来比较,iPadpro 却是当之无愧的销量冠军。
 
  这主要得益于 iPad 轻薄和手写输入的便利,让一部分利基人群(学生、插画设计师、数码发烧友、文字工作者),选择了 iPad pro 作为办公选择。
 
  但说白了,这批人之所以会选择 iPad pro 而不是笔记本,只是因为自身的需求的简单,而不是 iPad pro 本身的出色。
 
  也就是说,把澎湃的 A12Z 芯片、黑科技的激光雷达拿掉,也不会影响他们的选择,这些层层加码堆上去的硬件,只是增加了他们的购买成本,美化苹果的报表而已。
 
  上个财年,iPad 卖了 260 亿美元,跟 Mac 相当。从这个角度,说它“失败”好像的确苛刻。iPad 真正的失败在它从来没有、也可能永远不会达到 10 年前我们希望看到的那种潜力:真正的数码产品的第三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