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第一季度已经接近了尾声,受春节和突发疫情的影响,教育行业总体的投融资事件数量并不乐观。在《2019 教育行业融资风向报告,创投圈的钱都去哪了?》一文中,我们得出结论:回看 2019,教育行业在资本寒冬背景下,投资事件数量巨幅减少,从融资轮次角度来看,早期阶段融资下降幅度最高,中后期融资数量部分轮次受影响较小。STEAM 领域仍保持受关注状态,而传统 K12 教育遭遇融资“滑铁卢”。也随着国家持续推进科学艺术领域等素质教育内容的发展,课后扩展内容教育市场呈火热趋势,并且这一趋势在 2020 年可能依旧延续。
 
  在 2020 年开年不利的情况下,我们依然看到了国内外数起少儿编程项目融资的消息,面对当前艰难的行业境遇,整个少儿编程行业如何解决当前的难题?投资人和创业者又是如何看待 2020 年的少儿编程呢?
 
  01
 
  压力与机遇并存,
 
  头部效应显现
 
  作为社会建设的基础行业,教育一向深深受到政策调整的影响。拥有编程信息技术扶持政策的省份,其信息技术发展也会显著快于其他省市地区。少儿编程之所以能够在今天的教育行业中受到重视,离不开政策的支撑扶持。自从 2010 年教育部发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开始,几乎每年都会有相应的政策出台支持和指导少儿编程的发展。
 
  从政策不难看出,今天的人工智能发展对于数字人才的需求与日俱增,而当前的教学模式在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与人才培养上很难达到时代的要求。新技术,新人才面临刚出高校门就与当前社会脱节。随着目前技术趋势与产业机构的调整,培养全新的信息科技技术人才势在必行。
 
  随着 80 后、90 后人群步入结婚生子的阶段,这两代人已经成为儿童消费的重要推动力,新生代妈妈的超强消费意愿和较高文化程度,使得他们对于儿童教育培训也更为重视。儿童消费也正在升级,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使得新生代父母能够负担高价、高质的产品。另外新生代父母育儿观念的国际化,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这对于少儿编程的发展也是一个利好。
 
  在黑板洞察统计的 210 家少儿编程公司中,有 139 家没有任何融资记录的披露,其中已经披露的 70 家公司中,已经有项目跑到了B轮和C轮的阶段了,各个融资阶段的公司数量已经逐渐拉开了差距。从马太效应的角度来说,目前这个行业已经有一些项目跑了出来,头部公司效应显现,后面的公司(尤其是没有任何融资记录披露的公司)如果不能打磨好自己的商业模式,没有稳定的现金流来支持的话,是很难拿到钱的,也让公司在后续的运营阶段中埋下巨大隐患。尤其是在面对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整个行业都在进行积极自救,即使在转型的过程中依然会面临很大的风险,这不仅仅是线上和线下授课方式的转变,还包括教师授课习惯,家长用户认同感等等一系列的变化。短期来看,行业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尤其是对中小型的企业的挑战,2020 年可能是少儿编程赛道企业的身位决定性的一年。
 
  02
 
  资本视角下看少儿编程
 
  为了更全面的了解疫情期间,资本市场如何看待少儿编程这个赛道,以及未来对这个行业会有哪些影响,我们与几位投资人展开了深度的沟通: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 BP 题目中带了“编程”两字,投资人秒回“不看”
 
  ——中关村教育投资投资总监李庆芳
 
  虽然少儿编程依托于机器人培训等形态存在有几年的时间了,但是个人认为少儿编程自 2017 年 7 月国务院颁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释放出国家推行编程教育信号开始,才真正开启了编程赛道的发展。
 
  资本在 2017、2018 年一度疯狂,仅 2017 年下半年和 2018 年上半年这一年的时间,资本投在其中 10 家编程公司的投资额度就达到了 10 亿美元。资本在过去一段时间固然推动/影响了编程领域的快速发展,但是编程领域的真正良性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在编程领域还是存在三个暂时不可解决的问题——获客成本高、评价无标准、课程同质化严重。说到底,编程企业或者编程行业的发展,最终考验和需要的还是企业的自造血能力以及持续盈利的能力。
 
  少儿编程行业近年一直在洗牌过程中。2018 年中到 2019 年,“资本的助力”、“看似头部品牌的跑出”等原因使得很多投资人“闻编程即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 BP 题目中带了“编程”两字,投资人秒回,“不看”,尤其是早期投资。但是经过 2019 年的发展以及 2020 年疫情期间编程行业的一些变化,创业者和投资人可以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个行业;2020 年,少儿编程行业的洗牌还会继续。
 
  疫情期间,教育或者在线教育看似是受到了很多利好,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新型冠状病毒对所有人所有企业来说都是一场灾难,所谓的在线教育“利好”也不过是“短时的蜂拥而上的用户端的”,在供应链端、效果端,在老师、设备、平台等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不可否认,疫情在对推动在线教育快速发展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但是在线教育的长久平稳的发展,还是要遵循“刚需、效果、稳定性”等最基础的判断标准和行业发展规律。当然,教育行业本身是具有“反周期”特性的,所以相对于其它行业而言,在疫情期间,教育整体受到的影响还是相对小的。
 
  资本市场我个人认为还是相对理性的,不会因为某些企业/行业的短时增长,就疯狂关注某些行业/企业,也不会因为受到灾难的短时影响就抛弃某个行业或者完全看轻。创业本身就是一场有着各种沟沟坎坎的马拉松,疫情也只是其中的一步而已。
 
  少儿编程,尤其是线上化大班课的需求,在疫情期间被更多地激发了出来。一方面,线下与机器人或者创客方面相结合的编程不得不转向线上;另一方面,线上一对一导致师资力量不够,不得不转而寻求更优的“线上一对多”的解决方案;所以疫情期间对于少儿编程的线上大班课会有促进作用。当然,也不排除疫情后线下的短时报复性反弹。再之后,相信少儿编程会像众多教育领域一样,走向譬如“线上线下相结合”模式的更好造血盈利模式的理性发展态势。
 
  商业模式得到验证持续健康发展的优良公司将会跑出,淘汰劣币,整个行业会回到一个激浊扬清的状态
 
  ——清流资本运营合伙人张贝妮
 
  在过去的1、2 年,少儿编程的确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新兴赛道,比较容易受到资本方的青睐,甚至有些过热,因此会有大大小小,实力参差不齐的上千家公司出现,目前随着国家对编程教育的政策扶持频繁出台,以及国内对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缺口仍在不断扩大,也因此造成了作为家长、学生等消费群体对编程教育的消费热度在不断上升,所以我们判断 2020 年甚至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少儿编程行业的生存状态仍会良好,但随着长远发展来看,我们希望,也势必会发生的一件事情,就是少儿编程行业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市场慢慢冷静后,会跑出商业模式能够得到验证持续健康发展的优良公司,淘汰很多劣币,整个行业会回到一个拨乱反正的状态。目前国内产业链下游由于缺少完整体系的内容与充足的师资供给,难以规模化并保证教学质量,用户获取成本高、生命周期短、留存差,且线下渠道战竞争激烈,渐渐处于红海;而上游专注于工具开发的玩家较少。我们在 17 年的时候参与投资了编程猫,他们的自主研发的底层技术和完整的教学内容赋予了编程猫建立完整科目课程体系与长期教学大纲的可能性,能够帮助学生在整个基础教育阶段循序渐进地学习机器语言知识体系,成为覆盖用户全生命周期、全知识体系的底层编程语言学习工具。随着编程教育科目化政策的市场渗透,无论是在B端还是C端,在生态链上游处于绝对优势的编程猫都拥有无限想象空间。
 
  2020 年,这次疫情的出现,对许多公司而言都是一次危机,当然,在线教育行业在这次疫情中存在大量流量的涌入,但也同样是一场考验,是一场大浪淘沙的过程。少儿编程行业又作为在线教育中的新兴赛道,会因这次疫情进入更多大众消费者的视野,但面对大量流量的涌入,公司是否做好了准备,是否能持续产出带给用户更高的教育价值,在这次疫情中也许得到验证,好的良驹一定是那些已经花了大量时间,提前做好充足准备,能够长远健康发展,能够持续带给用户高价值和优良体验的公司,相反,没有做好准备,或者目前不那么健康的公司也会暴露出来问题,然后逐渐退出舞台。
 
  疫情期间,流量的爆发也对大部分本身的底层技术架构带来了巨大的技术考验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人
 
  受疫情影响线上教育领域迎来爆发式增长,主要利好两类教育项目。一个是本身就从事线上教育的公司,包括头部的好未来、新东方、VIPKID 等;另一类就是从事教育信息化的公司,这类公司为线下教育机构提供线上平台搭建的能力,在整个疫情期间尤其是在春节期间有很多公司就开始疯狂收到了新的订单,但其实这个过程中由于流量的爆发也对大部分本身的底层技术架构带来了巨大的技术考验。从用户群体上来,这次疫情让线上教育机构更好的完成了下沉市场的渗透,但是拥有用户不代表能留存用户,所以对于大部分投资人来讲无论是看线上的教育公司还是去看下教育信息化的那些项目,都是要整体的看疫情之后的留存和转化能够做到什么样子。
 
  对少儿编程领域的影响其实也应该从项目形态的角度上来看,对于线下的编程教育机构还是有比较大的影响的,大部分线下的教育机构在转线上的过程中都要产生相应信息化支出成本,而且线上课程目前看起来都是打折收费的,所以即使完成线下转线上的工作而且中间没有客户户损耗也依然会产生较大的影响。但是对于原来就是线上的教育机构,整体还算是相对利好的。
 
  03
 
  从商业模式之争
 
  到产品矩阵之争
 
  幼儿园、小学、中学生是编程教育的核心目标用户,教育部数据统计,2015 年时,这三类群体在校人数约为 1.83 亿人。据《2017-2023 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渗透率为 0.96%,预计每人每年在编程培训领域消费为 6000 元,粗略估计目前国内的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百亿左右。而且随着普及率每提升1%,整体市场规模有望扩大 100 亿。
 
  面对赛道未来发展的规模前景,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也表达了自己的思考:“少儿编程过去几年,政策上越来越利好,商业模式上越来越清晰。去年对行业有些反复的声音,实际上变化的不是行业,而是参与者的数量,从 15-16 年的寥寥几家,到 18 年达到峰值 19 年回落,是一个先升后跌的曲线,今年的市场已经呈现出明显资源向头部聚拢的马太效应。2020 年,政策会进一步利好,仅在过去两个月,就有河南,河北,四川三个省分别出台了编程教育普及的相关文件。商业模式上,K12 验证过的各种成熟、高效的模式,在少儿编程上都可以复现:线下小班,线上大班,线上小班等等。同质化竞争下,没办法产生利润。因此我的判断是,1、K12 的在线大班课市场竞争今年仍然持续,疫情后在线获客成本继续升高。(疫情期间特殊原因成本短暂下降)2、少儿编程机构头部机构的竞争将从商业模式之争,切换成产品矩阵之争(所有有效商业模式互相都会涉及),比拼的是团队的能力,组织的能力。”
 
  他认为今年少儿编程的变量主要在两个地方:一是校内校外是否能打通,二是线上线下是否能融合,这会决定少儿编程机构的效率是否能十倍于行业平均水平。同时公立校的人工智能教育采购项目在今年也会有很大的机会,也是编程猫过去几年在公立校市场积累后要厚积薄发的领域。
 
  我们了解到,编程猫的合作方中包括了六百多个线下店,为了帮助合作方全体拥抱线上。编程猫第一时间推出了“线下公益护航计划”,搭建“空中课堂”,从平台、课程、服务三个维度为线下合作机构提供支持,帮助线下合作机构将课程无缝转移到线上,保证教学工作继续开展。疫情期间为所有合作机构免费提供 Kitten 和 Python 全套课程,支持线下机构优化教学内容;同时,免费提供线上 AI 双师教学平台,机构教师作为主讲及助教进行线上授课,并结合线上配套的教学服务体系进行教学服务。
 
  为了让线下老师能充分了解并熟练使用 AI 双师课程平台,2 月 1 日至 6 日,编程猫针对线下合作机构的“AI 双师教学培训”在线上展开。